陆羽一代"茶圣"

2020-12-30 12:45:52 陆羽会交流 219

 

  陆羽,唐朝湖北天门市人,号竟陵子,又号“茶山御史”,唐代茶学家,被誉为“茶仙”,尊为“茶圣”,祀为“茶神”。


  陆羽的出生却很不幸,因生得丑陋,又有口吃,被亲生父母弃于小街尽头的石桥下.从此不管不问。


  所幸龙盖寺的高僧智积禅师路过这里,忽闻桥下群雁哀鸣之声,走近一看,只见一群大雁正用翅膀护卫着一个男婴,男婴让严霜冻得瑟瑟发抖,智积把他抱回寺中收养。这座石桥后来就被人们称为“古雁桥”,附近的街道称“雁叫街”,遗迹至今犹在。

陆交所直供


  回到寺院后,智积禅师以《易经》占卜,得到“渐”卦,“渐”卦的卦辞说:“鸿渐于陆,其羽可用为仪,吉。” 其意为鸿雁飞于天上,四方皆是通途,两羽翩翩而动,动作整齐有序,可供效法,为吉兆。于是,智积禅师以陆为姓,羽为名,鸿渐为字,为这个弃婴命名。


  陆羽虽然他不知生父生母是谁,但师父智积禅师充当起了其亦师亦父的角色,带领着他走进茶的世界,完成最初的启蒙教育。


  天下名山僧占多,我国佛教寺院大多数都建于景色秀丽,雄伟挺拔,古树参天,云蒸霞蔚的深山老林。名山胜地,绿水青山之间,往往山以寺灵,寺以山名。


  高山出名茶,佛教与茶结下不解之缘,汉代就有僧人在寺院中种茶。例如四川蒙山茶,相传为汉代甘露普慧禅师亲手所植,有“仙茶”之誉。


  晋朝名僧慧远,曾在江西庐山东林寺,用亲自烹制的茶招待好友陶渊明话茶吟诗,通宵达旦,被后人传为佳话。


  到了唐代,佛教以茶敬佛、献佛,僧侣们便把茶与佛教请规、饮茶论经、佛教哲学、人生观念融为一体,从而产生了“茶禅一味”的佛教茶理。通过信佛,饮茶之风开始由寺院向民间传播。


  智积禅师煮得一手好茶,陆羽因此自小就有机会跟着智积禅师学习煮茶技艺,并迷上了这门技艺。据测算,陆羽前后大约当了十年童僧。陆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。


  陆羽在黄卷青灯、钟声梵呗中学文识字,习诵佛经,但并未消除陆羽对尘世的眷恋,他不想在禅院中苦修,伴随着青灯古佛度此余生,不愿削发为僧。

陆交所直供

  九岁那年,有一次智积禅师要他抄经念佛,他却问积公曰:“释氏弟子,生无兄弟,死无后嗣。儒家说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出家人能称有孝吗?”


  智积禅师公恼他桀骜不驯,藐视尊长,就让他扫寺地,洁僧厕,搬柴运水等繁重的体力活磨炼他,迫他悔悟回头。12岁时,他逃出禅院,追求新生活。


  离开龙盖寺后,陆羽进了一个戏班子里学演戏,作了优令。他虽其貌不扬,又有些口吃,但却幽默机智,演丑角很成功,后来还编写了三卷笑话书《谑谈》。


  唐天宝五年,竟陵太守李齐物在一次州人聚饮中,看到了陆羽出众的表演,十分欣赏他的才华和抱负,当即赠以诗书,并修书推荐他到隐居于火门山的邹夫子那里学习。


  天宝十一年,陆羽辞别邹夫子下山。与好友崔国辅时常一起出游,品茶鉴水,谈诗论文。天宝十三年陆羽为考察茶事,出游巴山峡川。


  唐肃宗乾元元年,陆羽一路考察茶事,辗转来到南京,初到江南,结识了时任无锡县尉的皇甫冉,皇甫冉是状元出身,当世名士,后来为陆羽的茶事活动提供了许多帮助。但是,对陆羽茶事活动帮助最大,而且情谊最深的还是诗僧皎然。


  认识诗僧皎然,是陆羽的一大幸事,继智积禅师之后,让他再次亲近到了集禅、茶、诗于一身的一代高僧。皎然可谓是陆羽的良师益友、“缁素忘年之交”。皎然善烹茶,擅茶诗,并与陆羽交往甚笃。


  诗僧皎然俗姓谢,是南朝谢灵运的十世孙。长年隐居湖州杼山妙喜寺,但“隐心不隐迹”,与当时的名僧高士、权贵显要有着广泛的联系,这自然拓展了陆羽的交友范围和视野思路。陆羽在妙喜寺内居住多年,收集整理茶事资料,后又是在皎然的帮助下,“结庐苕溪之滨,闭门对书”,开始了《茶经》的写作。


  据说,是皎然用妙喜寺所产的铁线莲医治好了让陆羽终生受累的 “脑瘤”。陆羽常与皎然、灵彻等人一起切磋佛法,共论禅理,吟诗作赋,酬赠唱和,品茗斗茶,将茶艺、禅机相结合,把饮茶提高到美学和文化的高度。


  唐上元元年,陆羽来到今浙江吴兴,隐居山间著述《茶经》。期间常身披纱巾短褐,脚着藤鞋,独行野中,深入农家,采茶觅泉,评茶品水,或诵经吟诗,杖击林木,手弄流水,迟疑徘徊,每每至日黑兴尽,方号泣而归。


  唐朝上元初年,世界上最早的一部茶叶专著《茶经》问世,这是当时代中国人民关于茶的经验的总结。陆羽详细收集历代茶叶史料、记述亲身调查和实践的经验,对唐代及唐代以前的茶叶历史、产地、茶的功效、栽培、采制、煎煮、饮用的知识技术都作了阐述,是中国古代最完备的一部茶书,使茶叶生产从此有了比较完整的科学依据,对茶叶生产的发展起过一定积极地推动作用。


  陆羽的一生,是颠沛流离的一生,却又是佛化的一生,虽未身披缁衣,出家为僧,但他始终同佛门僧侣保持着密切的往来。他在数十年间访茶品泉的同时,亦遍访了名山古刹,谒僧问道,广结佛缘。应该说他访问与朝拜过的名山古刹,甚至比茶山、茶园与天下名泉佳水还要多。按照陆羽一生足迹所到之处,他所居住、访问、朝拜过的名山古刹,也许至少在五十座以上。


  著名的寺院有:杭州西湖灵隐寺、法喜寺、法净寺、法镜寺、天台山国清寺、庐山招贤寺、西林寺、东林寺、镇江金山寺、招隐寺、定慧寺、衡山南岳大庙、方广圣寿寺、南台寺、福严寺、南京栖霞古寺、灵古寺、兴教寺、丹阳观音寺、常州善权寺、洪州大安寺、兴隆寺、苏州虎丘报恩寺、扬州大明寺等寺院。


  陆羽淡泊名利,坦率豁达,不喜送往迎来的俗套,一直过着半是隐士、半是游僧般的艰苦生活。为了究察茶史、研讨禅理,陆羽浪迹天涯几十年,最终叶落归根,大约在贞元末年去世,传说安葬于“本师智积之塔”旁边,终年72岁。


  还有一说是陆羽在晚年回到他的第二故乡湖州,终葬杼山,与其友皎然为伴,至今在湖州杼山还留有皎然塔、陆羽坟。在杼山,陆羽墓与皎然塔夹谷相望,两位知己生前相伴多年,生后却长眠在了一起。


  可见陆羽同佛教有着不解之缘,“初生入佛门,临终随僧去”。陆羽“现于佛门,归于寺旁”的人生起点与终点,也算是给自己划下了一个圆满的人生轨迹。


一键复制客服微信号:ontheroad8882
首页
开户
APP下载
微信客服